Post Jobs

失败的城市规划:为什么美国二三线城市不好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sguanjian.com/,巴塞罗那

去过大概20个美国城市,看到的美国二三线城市的特征有很多,但本质性差别,尤其是和中国同等城市、乃至世界范围内同等城市的差别,还是在城市规划的理念上。

截图的这座城市亚特兰大,算是典型的美国二线城市。而红圈圈出来的就是美国中小型城市普遍存在,但在世界其他地方都非常罕见的一个现象——全国性高速公路,在美国叫Interstate,也就是地图上

举其他一些城市的例子,我们用卫星地图来更直观地表示。比如这是位于美国中东部的城市辛辛那提:

从地图上首先可以看出,这是道路都是美国的国家级州际高速公路(以蓝底白字表示),也就是说它们都是可以直接连接另一座城市的。

在中国,相同级别的国家高速一般会在城市外围的区域设置一个专门的高速起始点,或者让高速绕开城市中心区以环状铺展

。在其他高速公路发达的国家,这也是很自然的规划模式,比如这是德国首都柏林都市区的高速公路规划:

高速公路直插市区,而且无视市区的其他功能,强行隔离市区土地,是一种带有浓重的美国色彩的城市规划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例子里,城市规划知道利用城市里的铁路或贴着河流来减少土地占用,但只有美国是这么粗暴地从市区插入。

但日本的高速几乎是完全与城市道路平行的高架路,底下的城市道路,以及道路两边的建筑设施仍然能够无障碍地通行,这更接近于中国城市常见的高架市内快速联络道。

下图是东京著名的涩谷大十字路口,位于最左边的就是日本的首都高速3号线,高速路和下方的城市道路完全不相干扰,车辆行人乃至铁道在高速下方皆可以通过穿行。

一开始提到的把亚特兰大市中心拦腰截断的那一段高速公路,它的实际景象是这样的:

通常的城市立体空间规划是快速路位于上方,基础道路位于下方,快速路和基础道路可以平行通行,基础道路的横向穿梭也不受限制。

很多穿梭市中心的高速的两侧都没有平行的慢速市区路,也无法让行人和其他车辆通行或穿梭,所以这种高速是名副其实地把城市给“拦腰斩断”了。

前面用红框圈出来的那一大坨拧麻花式的交叉点,也是大多数美国中型城市的一个标志性的景象,它在俯瞰视角下的实际面貌是这样的:

这种交叉点占地面积极为庞大,道路下方无法开发其他功能,而且很不美观,对于高速上行驶的驾驶者来说也非常不方便。

这个问题,是被美国的城市规划界广为诟病的,美国城市规划的一大历史遗留烂账。

当时美国联邦政府本意是牵头出资兴建美国的州际高速公路网络,巴塞罗那但由于整个计划是联邦政府出资,美国地方政府看中了这个机会,一并开始将州际高速大规模移植到市区内部。

他们希望政府将高速修进市中心,同时大规模拆除市中心区域的住宅区,迫使城市居民购买汽车、搬离市区并依赖于汽车通勤。比如这个例子,

当然后来的底特律我们都知道,居民越来越往郊区迁移,市中心越来越衰败,实际上,这个问题在50年代的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比如大多数美国中小城市市中心的建筑物非常密集,往往城市的高楼只集中在中心的一小块区域。你看过上面的地图就知道,这显然是因为

其他美国中小城市往往会把高速公路当成市中心的围墙,市中心的办公及商业建筑到达高速边缘便戛然而止,高速另一边立刻就变成低矮的平房住宅。

再看一个例子,下图是美国拉斯维加斯著名的拉斯维加斯大道(Las Vegas Strip),穿城而过的I-15高速(图中红线)两侧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通勤者从郊区直接把车开到市中心,直接停到地下停车场,下班后又直接由高速公路开出市中心,全程不仅人不需要出现在路上,甚至车都不需要驶入市中心的道路。

另外,如果你亲自来到美国的中小城市,你还会看到一个与高速问题伴生的奇怪现象——每一栋建筑物的停车场占地比建筑物本身还要大得多,甚至本来就被高速挤压得没多少地盘的市中心,还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土地要用来建停车设施。

美国是全世界非常罕见的,每建设一栋新建筑物,要按照建筑面积配套修建最少,而非最多停车面积的国家,而且这个最少车位要求往往都还大为冗余。

停车位严重过剩的问题,在越是中小型的美国城市里越是明显。按美国的统计,美国每一辆汽车平均配置的停车位竟高达8个,美国全国光被停车位占据的土地,加起来竟然能在美国50个州中排名41位!

在美国中小城市旅游,你会先看到机场庞大漫长的露天加室内停车设施,来到车位远比房间多的Motel,到门口是一片巨大且空旷无比的露天停车场的超市Plaza买东西,最后开入市中心动辄四五层的独栋付费停车楼……

那些被高速公路送到市中心的非上班人群,只能被迫进入本身就占据着宝贵地段的停车楼或停车时间严格限制的路边车位,这些停车设施的价格自然不菲。但市中心以外,成片的土地上大量的停车位却被闲置,大面积停车场的建造又导致建筑的间隔被拉长,更助长了城市的蔓延。

对土地的严重浪费、对城市无序蔓延的推动、对城市贫富差距与阶级对立的恶化,这自不必多说

但更重要的一点是,这种设计天生就存在着致命的缺陷——本来是用作长途连接的高速公路,却在高峰期短时间内涌入了大量城市内的短途车流,这样能不堵吗?

于是,在大多数美国二三线城市,市中心的高速时常会出现下面的这种典型的拥堵模式,这幅图还是取自亚特兰大,亚特兰大也是美国交通最糟糕的城市之一。

我们都知道,那是美国历史上种族问题最严重的时期,而市区高速的规划更是带着极为明显的种族隔离烙印——白人修的高速公路、只有住在郊区的白人用得起,同时白人还拆掉了原来黑人的房子,迫使黑人迁入市区内部导致治安进一步恶化。

即便如今美国已经让平权运动的声音充斥,但高速这个拆不掉的有形围墙,便更成了种族问题的焦点。

从纽约的地图上可以看到,曼哈顿全岛都没有被州际的高速公路侵入,只在岛外围修有一条环岛的快速路。

在亚特兰大地图上看到的那种既难看又不便的错综复杂型高速交叉,在纽约即便在郊区都极少见。纽约的高速比较接近国内的高速,一般也是从市区周边的收费站起始,连接岛内外的路段基本是付费的。

Big Dig 完美体现了美国中型城市的规划被50年代高速公路热严重误导结果下不了台的窘境。

波士顿和前面提到的美国中型城市一样,50年代修州际高速直穿市中心,结果刚修好就后悔了

加上高速的工程质量存在问题,市政府不到十年就打算拆除高速改修地下隧道。但这个工程直到90年代才被批准,开工后预算又严重超标,而且不停出现安全问题,最后整整拖了15年才修好。

旧金山在50年代时也和其他美国城市一样想修建跨市中心的州际高速,但由于市民的强烈抗议,市区高速计划最终被否决,包括修建波士顿那样的地下高速连接隧道的提案也未获通过。

最初的规划是要在旧金山市区修两纵两横的高速网,遭到居民的强烈反对,后来市政府希望保留至少一条穿越高速,用地下隧道让图中金门大桥和跨湾大桥连接,但仍未获通过。

至于洛杉矶这样的,倒更像地理上靠近的1~2个二线个三线拼出来的一个“二三线复合体”城市。

全美国符合美国国内定义的地铁系统,基本只建设于两个时期——20世纪初地铁技术出现的时期,代表城市是纽约、费城、芝加哥和波士顿;20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高速建设带来的基建基础尚在的时期,代表城市是旧金山、华盛顿、迈阿密、亚特兰大,以及各自只有一条线的巴尔的摩和克利夫兰。

90年代以后,很多美国城市都意识到了高速所带来的交通问题,但当时、直到现在,美国城市已经没有修地铁的基建能力了。

洛杉矶千万人口的都市区挖一条10公里的地铁延长线年,湾区的BART搞地面上的重规延长也得按10年工期起算。

作为成本较低的替代品,美国城市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大规模修建轻轨和有轨电车。

讽刺的是,美国城市的有轨电车其实多数就是在高速热的时期被移除的,结果90年代后又把它重新请了出来。

按照美国的统计,目前美国有大约30个城市有轻轨或有轨电车,这之中大多数都是上世纪80年代之后修建的。

能够驶入城市街道的属于“轻轨”,必须和城市街道隔离的是“重轨”或“地铁”。但重轨不一定在地下,轻轨也不一定在地上。

很多轻轨系统就是沿着高速公路所建的,一些轻轨的轨道甚至就设在高速公路两条车道中间,很明显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利用前面所提到的修建市内高速浪费的大量土地资源。

所以美国城市虽然修地铁很难,但轻轨却能够修得很快,一些人口不多的三线城市,比如萨克拉门托、波特兰、盐湖城等,现在都修了50公里以上的线路。

这之中很多都得力于既有高速公路留下的立体空间,修地上轻轨几乎不用担心土地的问题。

21世纪以来美国大量二线以下的城市都纷纷开始规划轻轨,可以看到美国国内的规划师们已经在尽可能地

4.将“商家订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